林门赤子心 男儿当自强——小记澳大利亚中医立法之父林子强先生

【时间:2015年11月23日 11:56】【来源:中国江苏网】【作者:】【编辑:金翔韬】

  和林子强先生有不止一条线索的交集,也有不止一次的见面机会,但之前因为这个或者那个原因却都没有见到。这次去西安参加中国医药物资协会第十届中国成长型医药企业发展论坛,打开嘉宾名单时发现林先生的名字赫然在册,心想果然是该遇到的总会遇到,这次一定得向林先生好好请教请教。

  漫漫澳洲中医立法路

  白天大会很忙,所以有一天晚上我给林先生发了微信说出于工作以及私人两个原因想去拜访,林先生欣然应允。我住酒店13楼,林先生住8楼,下楼到了林先生的房间就聊了起来,聊的当然还是中医的事。

  1978年12月7日,林子强先生第一次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地。1991年3月,林子强先生倡导成立澳洲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并制定了两个五年计划来推动中医在澳生根,其一是把中医列进正规院校的高等教育体系,并倒逼政府学术认可;其二促进中医正规立法,以争取与西医同等的社会地位。1992年,中医本科及硕士课程进入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使中医药教育首次迈进西方正规大学的门槛。2000年6月9日,维州政府上下两议院,三读辩论通过,正式成立了中医注册法。2009年5月8日,林子强继续向澳洲全国游说,最后澳洲联邦政府及各州政府同意进行全国中医立法,并宣布将中医纳入国家医疗行业认证体系。2012年7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至此,澳大利亚成为全球第一个中医立法的西方发达国家,林子强先生34年的澳大利亚中医立法之路,终于告一段落。

  何以踏上中医立法路

  林子强先生作为一名医生,做了貌似律师或者政客才做的事情,这实在让人有些费解。而事情要从1983年说起,当时林先生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政府准备出台一个新法案,规定不是西医的人,即没有注册的医师,就不能做中医,甚至不能做针灸。这让包括林子强在内的“中医”第一次面临生存危机。如果这个法案通过,在维多利亚州的中医人就很难立足了。于是华人组织与一些洋人组织一起去游说议会议员,最终这个方案未获通过,大家终于稳定下来工作不用担心了;6年之后,澳大利亚联邦药管局计划出台一项联邦药管法。其中有条规定非注册医疗行业人员不能使用有治疗性的物品和用品。由于中医并非注册的医务人员,这就意味着针灸和草药将失去合法性。林子强联合各州的组织到处游说,最终这一法案在第三次评审时没有通过。虽然前两次“危机”都有惊无险,但林子强清楚地认识到中医唯有在澳洲获得合法地位才可避免随时出现的生存危机。中医立法,看起来是一种限制,但更是对澳大利亚中医人的一种保护,一种平等,一种自由。于是,林子强先生踏上推动“中医立法”的漫漫长路。

  这条路,也许始于自利,但在2000年维州政府通过中医注册法之后,对于林子强先生而言更多则是利他的,很多时候甚至是需要损失自己的利益而利他。在他的身上,能看到我最喜欢的小说家王小波先生说的反熵现象,“在这些人身上,你就看不到水往低处流,苹果掉下地,狼把兔子吃掉的宏大的过程,看到的现象,相当于水往山上流,苹果飞上天,兔子吃掉狼。”推动中医立法期间,林先生频繁往来于中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直接成本花费巨大不说,为此耽误自己诊所开工的间接成本更是不计其数。这时有不少人说林先生傻,有的说自己挣钱就好了搞什么中医立法啊?还有的说政府如果接受中医医保再来推动中医立法。对此林生生坦诚了他的心声。

  “中医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学问,不应该被人糟蹋,不应该在西方社会被看作江湖郎中,否则我们对不起祖宗。”“我们搞中医立法,不是为现在这一代做的,而是为将来下一代谋福利。”“好比你想跟李嘉诚要钱,至少先要想办法嫁入豪门。都还没进这个圈子,别人凭什么给你钱?”

  澳洲中医及国内中医

  聊天的时候,林先生还说了不少让我觉得有趣有用有启发的内容,如下。

  例如在澳洲做中医不能随便做广告说什么祖传秘方包治百病患者对医生感恩戴德什么的,这样说了立刻就会有人找你去喝咖啡,严重的还要罚款,再严重的甚至会受到刑事指控面临两年的牢狱之灾。这一条我觉得国内的医疗健康内容传播乱象横生的情况很值得参考。

  例如目前西方包括欧洲不把中药当成药来管理,只有在澳洲把中国药典作为依据来管理进口药物的毒性问题。而这也是92年到96年林子强先生担任澳洲联邦药管局互补医学评审委时提出的建议,联邦政府也接受了这个建议。

  例如中医运用在洋人身上效果和在中国人身上是一样的,甚至洋人的效果更好,因为从来他们没有用过中医药治疗,所以反应更快。这点跟我在奥地利行医的董洪涛博士那里了解的情况基本一致。

  例如说到海外中医某种程度上是更为传统的中医,用老祖宗传下来的四诊八纲辨证论治,没有机会使用国内的一些西医检查手段,有的话也是西医做的化验报告他们拿来参考。国内中医现在有越来越西医化的倾向,他对此有点担忧。

  例如林先生认为中西医是两种不同的体系,很难结合为一体,时下很多人说中西医结合,倒不如说中西医互补或互动更为贴切。中医是从哲学而科学,而西医是从科学而哲学。未来的医学应该是中西医互补的医学,唯有这样才能更有效地维护大众的健康。

  关于未来

  所以,林子强先生下一个打算就是希望在澳大利亚组建一个规模稍大一些的医院,让中西医在这里融合,这是目前所欠缺的,也是他非常想做的一件事。有些人,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生应该做什么事情,或者说,事情就这样找上了这个人,用中国的老话说这叫天降大任,用老外的话说这叫“使命”。在林子强先生的身上,我能看到这种承担使命的感受,是谓使命感。

  本次大会中,林子强先生作为海外中医药产业发展研讨会的主持有一句话是“我希望中医法在中国早日通过”,这让我不仅有些唏嘘,现在新加坡、葡萄牙和香港中医已经立法,新西兰参照澳大利亚中医法执行,英国和泰国去澳大利亚学习中医立法事宜……而作为中医源头的中国,中医法仍然千呼万唤未出来,这不得不说是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

  最后,我想说的是:“每一个在澳大利亚从事中医行业的人,都应该感谢林子强先生。”

图文资讯

广西健康网官方微信二维码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广告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广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08302
ICP证 桂B2-20040022-10 故障电话:0771-5690008-8325
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