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不是消炎药 “后抗生素时代”来了吗?

【时间:2015年12月16日 09:47】【来源:中国妇女报】【作者:】【编辑:金翔韬】

  编者按

  抗生素,作为人类医疗史上的重大发明之一,为人类的健康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当下我国抗生素的滥用现象十分严重,有调查显示,中国人吃掉的抗生素占全球用量的近一半。

  “中国人把抗生素当维生素,无论是感冒发烧还是头疼脑热都会用抗生素。”这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日前,中国研究人员在动物和人体上发现了一种细菌基因,能够令大肠杆菌等细菌对多粘菌素,治疗多重耐药感染的终极办法之一——产生耐药性。

  何为抗生素?为什么我国使用量如此之大?大家对抗生素的了解多少?近日,中国妇女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 中国妇女报记者 耿兴敏

  “帮个忙吧。”在雾霾笼罩下的北京城,一对中年夫妇央求道。他们在迫切地寻找治疗嗓子疼的抗生素。“你得有医生开的处方。”药房的女售货员回答道。不过最终,售货员还是拗不过这对夫妇,把药卖给了他们。望着这对夫妇手拿药品离开的背影,她叹了口气说:“中国人吃抗生素吃得太多了。”

  抗生素,作为人类医疗史上的重大发明之一,为人类的健康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日前,中国研究人员在动物和人身上发现了一种细菌基因,能够令大肠杆菌等细菌对多粘菌素,治疗多重耐药感染的终极办法之一——产生耐药性。

  抗生素到底是什么?何时该用?为什么在中国抗生素使用如此过多?使用过多抗生素会造成什么后果?近日,中国妇女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抗生素不是消炎药

  “大夫,给我输消炎药吧,口服的不管事”“不用,你只要吃点药就好了”“大夫,再给我多输几天吧,我怕好的不彻底”……在医院,经常能听见患者和医生之间这样的对话。

  对此,很多医生也感到无能为力。

  年轻帅气的马帅是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住院医。急诊流水就像是一个大的集市,这里会碰到各种各样的疾病,大到癌症死亡小到感冒发热,而绝大多数患者并没有机会收入病房进行治疗,急诊不仅是缓解其临床疾患的地方,更是抗生素使用最重要的前沿阵地。

  马帅在出急诊流水时碰到过的一些情况,很值得思考。比如,感冒、咳嗽、嗓子疼是每个人都有过的经历,老人、孩子、青壮年都可能会经历的一个常见病,所谓同病不同症,其治疗也往往不同。

  而马帅常常能听到家属说:“大夫,我们家孩子咳嗽3周了,要不要开点抗生素?”“大夫,给我输液吧,口服药不管用!”

  诸如此类的问题,不管是高学历的白领还是农民工兄弟,不管是年轻的母亲还是充满慈爱眼神的姥姥姥爷们,他们在抗生素的认识和使用方面多多少少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误区。

  马帅说,在急诊那么紧急和那么多患者等待的情况下,医生不可能对每一个问题都给予充分的解释。患者家属对抗生素的理解和误解,让身为医生的马帅感到深深的忧虑,同时让他觉得科普工作任重道远。

  比如,患者家属普遍存在几种典型的认识误区——首先是“感冒了,去医院输点抗生素”。

  “感冒不一定都要输抗生素!”马帅说,一个病情是有轻中重的,如果仅有咽部轻度红肿,血象提示白细胞、中性粒细胞分类不高,炎症的程度不重,这个时候用抗生素是不妥的,否则会产生两方面的问题:对病情本身改善作用不大,导致了抗生素的滥用,耐药菌的产生增多。再者,很多情况下感冒是病毒感染所致,一味强调使用抗生素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病毒感染大多为自限性疾病。

  最近,世卫组织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居民对抗生素及其使用的认识很低。

  根据调查数据:我国有61%的受访者认为抗生素可以治疗感冒或流感,完全无视抗生素对病毒无效这一事实;我国53%的受访者认为病情好转就可以停服抗生素,而不需要完成整个疗程;我国35%的受访者认为抗生素可以治疗头痛,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认识错误,不少人把消炎药和抗生素混为一谈。“抗生素和消炎药可不是一回事。”马帅说,很多人来医院就诊时说要开消炎药。这时候,马帅就会反问:“炎症在哪儿?”

  马帅解释,很多咳嗽很久的患者,其实是因为一种气道的痉挛或咽部滴漏感,这种情况下随便使用消炎药是不妥的,消炎药是一大类,抗生素是人工合成的一种抗菌药。

  “有些炎症不是因病原微生物引起的,这时候需要的是消炎药而不是抗生素。”马帅说。

  然而,在中国,患者最大的误区就是,认为输液一定比口服药来得快。

  对此,马帅告诉中国妇女报记者:“对于一来便要求输液的,我一般是拒绝的,首先说明他对自己的病情可能估计的过重了,其次说明他对输液存在认识上的误区。其实,在我们医院的门急诊患者中,至少约50%的患者不需要输液,而口服药的效果也是非常有效,这需要我们更多地与患者及家属沟通病情的变化,大家也应该消除一些对于输液的偏见和误区。”

  输液比吃药好得快?

  正如找对象结婚,合适的才是最好的,否则坐在宝马车里真的未必就幸福。用药也要有度。

  往往快出院的患者家属对医生请求:“我们知道医院病床紧张,但请让我们多住几天吧,再多输点好药行吗,巩固巩固。”

  对此,马帅说,首先每一种治疗都是有一定的疗程,并不是使用的越久就一定越好,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细菌的耐药性;用什么药,这个真的需要临床医师的判断,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公众的这些认识误区,不是中国独有。记者从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了解到,抗生素耐药性不断增加可能是当今全球医疗界面临的最严重问题。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到2050年,这一问题可能导致每年上千万人死亡。

  世卫组织日前公布的一个多国调查显示,公众对抗生素耐药性问题普遍存在误解。在12个国家接受调查的约1万人中,64%的受访者认为抗生素可用于治疗感冒和流感,尽管事实上抗生素对病毒毫无作用。32%的受访者认为一旦感觉好些便可停止服用抗生素,不用完成规定的疗程。而这样做是不对的。世卫组织纽约办事处主任梅纳伯德说,人们需要认识到,人类不会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是细菌产生耐药性。

  抗生素使用不当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不仅仅是造成肥胖,抗生素使用不当会对人体造成损害。浙江省人民医院医务部副主任、肝胆胰外科副主任孙晓东主任医师说,许多药物都是通过肝脏来代谢的,都会影响肝脏,出现肝脏细胞变性和坏死,造成药物性肝损害,比如,青霉素、红霉素、利福平等。“而抗生素滥用的结果,会出现耐药性。所以要严格控制。”

  11月上旬,和记者同跑医卫口的李姓同行的母亲因为感冒,到医院开了药,结果并不太严重的感冒持续两个星期都不见好,再次来到医院,医生感到惊讶:治疗单纯感冒,这种药的药效还是不错的,怎么回事儿?

  在医生建议下,患者做了抗生素耐药性检测,不测不知道,一测吓一跳:在目前临床使用的抗生素中,该患者只对其中四种没有很强的耐药性。这也意味着,其他那些抗生素对她来说,基本上没有多大治疗效果。原来,患者平时住在农村,感到不舒服就自己去买点药吃,要不是这次来北京在儿子家感冒,这种情况还可能会持续下去。这位记者说:“要不是这次来北京带她去看病,我妈妈还不知道乱吃药到什么时候,想想多可怕,只对几种药没有耐药性,这简直太让人感到震惊了。”

  “小毛病,没什么大不了的。皮实点好。”这位记者的妈妈说,在农村,自己身边很多人生病了都会凭感觉去买点药或者直接去开点药吃。

  然而,这种“没什么大不了的”“人要皮实点儿”的观念,正在消耗着人们自身的健康状况。

  11月16月,世卫组织发文表示,由于使用过度和使用不当,抗生素在治疗普通感染时的效力锐减,因此,世界正在快速走向“后抗生素时代”。

  如何避免“后抗生素时代”来临

  如何避免这些药物完全失效的“后抗生素时代”来临?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得博士说:“抗生素耐药会影响我们所有人。它意味着,从前可以简单治愈的感染,将来越来越难治疗;而且,像剖宫产和阑尾切除这样的常见手术,都因可能出现无药可治的感染而危及生命。”

  据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介绍,这是世界卫生组织在11月16-22日首个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发出的核心信息。这次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的主题是“慎重对待抗生素”,强调每个人可以为保护抗生素未来持续有效做些什么。

  其实,世卫组织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

  据悉,我国滥用抗生素形势十分严重,据中国科学院调查:2013年我国使用抗生素约16.2万吨,占全世界总量的一半。上海复旦大学一项调查:1000名8岁~11岁儿童尿液检测,其中58.3%的儿童尿液中含有抗生素,我国滥用抗生素形势十分严重,将危害几代人的身体健康。

  记者在微信圈里和网上也看到,有些妈妈喜欢求助网上朋友,“孩子感冒发烧了,吃什么药好啊?”“我的孩子发烧吃药都2天了,医生怎么不给输液啊?”“长疹子了,怎么办啊?”诸如此类。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急重症部部长兼急诊科主任陈旭岩博士表示,抗菌药物不是“退烧药”。对于那些应该使用抗菌药物的状况,比如确定的肺炎,即便药物选择正确,药物通过杀菌或抑菌而起效也需要时间,评价抗菌药物疗效应该在72小时,有时可提前至48小时,用上就起效是不可能的,尤其患儿家长不要过度着急。

  近些年来,临床中,一些有耐药倾向的小儿支原体肺炎,治疗一周尚不能退热的病例也不在少数。“请和医生配合并保持耐心。”陈旭岩说。

  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副主任医师花少栋表示,抗生素在国外家长是轻易拿不到的,必须要有医生的处方,有严格的指征。

  据相关调查,中国的抗生素使用率非常高:过去10年中,中国半数以上门诊患者获得了处方的抗生素——远超过世卫组织建议的限值(30%以下)。过去几年里,中国为应对抗生素耐药性采取了重要举措,如,2011年中国政府启动了一项全国行动,来改善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使用抗生素的行为,结果大幅降低了抗生素处方比例。

  然而,不论是医务人员还是患者,在对待抗生素的问题上,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医院、在诊室,医患双方的行为都非常重要。世卫组织对医生的建议很明了:只有在真正需要时才开具抗生素,而且处方和发药都要注意药品正确、剂量正确、服药疗程正确。”施博士这样说。因为耐药性,很多药品实际上对这些患者来说,失去了药效。所以,去医院做个检测,很重要。否则你可能就在做无用的治疗。

  抗生素耐药不仅令卫生系统承受负担,其经济成本也令人望而生畏——预计到2050年,中国每年会为此损失上百万人生命;如果对抗生素耐药性不加抑制,到2050年,它将冲刷掉高达3.5%的全球GDP。

  然而,在许多地区,尤其是偏远地区,到卫生所挂吊针,是很多村民给医生的直接要求。

  “世卫组织对患者的建议是:当你并不需要时,别要求医生开抗生素。只有在专业医务人员开具处方时才服用抗生素。即便感染好转,也一定要按疗程服药。不要服用吃剩的抗生素,也不要把自己的抗生素分予他人。”施博士表示。

  施贺德博士说:“抗生素耐药问题极其严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人人有责。如果每个人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我们就能确保这些关键药品将来还能继续治病救人。”

图文资讯

广西健康网官方微信二维码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广告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广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08302
ICP证 桂B2-20040022-10 故障电话:0771-5690008-8325
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