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西健康生活网 > 疾病 > 肿瘤

晚期乳腺癌进入联合用药时代 一线治疗取得突破

     我国乳腺癌发病面临的形势极为严峻,确诊的每10个乳腺癌患者中就有1个为晚期患者,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有30-40%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但是,也不要一提及“乳腺癌晚期”就谈癌色变,更不要把晚期乳腺癌看作绝症。近日,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内科钟进才教授在“携爱启程靶握新生”晚期乳腺癌治疗研讨会上指出:“医学一直在进步,2018年,包括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和6(CDK4/6)抑制剂在内的创新药物在中国获批,为晚期乳腺癌临床治疗提供了新的利器,我国晚期乳腺癌治疗进入CDK4/6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的联合用药时代。这也意味着,对于激素受体阳性(H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来说,一线治疗又增添了革命性和突破性的创新疗法。”

乳腺癌是严重威胁全世界女性健康的第一大恶性肿瘤。中国每年新发乳腺癌病例达27.2万,死亡约7万余例。钟进才教授指出:“我们平时说的转移性乳腺癌就是晚期乳腺癌,此期患者的病变已经由乳腺播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近十年来,虽然我国乳腺癌的治疗水平取得许多进步,遗憾的是,晚期乳腺癌治疗与早期乳腺癌治疗方式的多样化相比,缺乏突破性创新疗法。尤其是HR+/HER2-的晚期患者,一般采取化疗或者内分泌单药治疗。可喜的是,“今年是我国晚期乳腺癌治疗领域非常有意义的一年,晚期乳腺癌治疗采取‘CDK4/6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联合用药,标志着一个治疗时代的到来”。因此,钟进才教授指出:“即便是晚期乳腺癌患者,也可以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尽早的积极开展规范治疗,更加有质量的生存。

    什么是CDK4/6呢?广西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肿瘤内科陆永奎教授介绍说:“CDK4/6是细胞分裂周期的关键调节因素。CDK4/6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活跃表达,导致细胞周期失控,是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

“CDK4/6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的联合用药,意义重大。” 陆永奎教授谈到,“CDK4/6抑制剂就是通过抑制CDK4/6,从而阻断肿瘤细胞增殖。它与内分泌治疗具有协同作用,共同阻断雌激素受体(ER)通路的上游和下游组件,抑制肿瘤细胞增殖。”研究数据表明,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芳香化酶抑制剂,内分泌治疗的一种)治疗HR+/HER2-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长达24.8月,而接受来曲唑单药治疗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仅为14.5月。

陆永奎教授介绍说:“相比来曲唑单药,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治疗显著延长了晚期乳腺癌患者10个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且毒性可接受;化疗,不再是晚期乳腺癌的唯一首选治疗方式。新的治疗方案,能更好地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钟进才、莫钦国、陆永奎在研讨会现场。



 下一页
第 [1] [2]  页

相关阅读

图文资讯

广西健康网官方微信二维码